大发直播

                                            来源:大发直播
                                            发稿时间:2020-08-09 17:41:44

                                            崔大使:刚才安德利亚和我谈到了你刚才提及的许多问题。我知道时间有限,不想全部重复一遍,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中国人民也感到非常震惊,他们对美国对中国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失望,中国公众的愤怒正在持续上升。这里的人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你问中方能做什么以改善中美关系。中国人民也在问,美国能做什么以改善中美关系。在许多问题上,有时我不明白为什么误解会持续甚至蔓延开来。

                                            崔大使:我们两国开展全面接触的需要显而易见,包括在贸易、金融、环境、安全以及国际和地区热点等所有问题上。因为我们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我们确实有共同的利益和责任。

                                            崔大使:事实是,早在今年3月,一些美国公司就来找我。他们请求同中国伙伴合作,研发药物或疫苗。我们应该鼓励两国及其他国家的科学家开展合作。如果有人想提出指控,就必须拿出证据。很可能其他国家的黑客正试图渗透或攻击我们中国的研究机构。这个也是可能的。

                                            8月4日,崔天凯大使应邀出席2020年阿斯彭安全论坛,就中美关系有关问题与阿斯彭战略小组执行主任尼古拉斯·伯恩斯以及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对外政策首席记者安德利亚·米歇尔进行在线对话,并回答观众提问。全文实录如下:

                                            崔大使:人们必须注意,高度自治不同于完全独立。香港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它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因此,香港的治理首先以中国宪法为基础,也以香港基本法为基础。 实际上,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为“一国两制”提供了真正的保障。

                                            崔大使:你知道,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权……

                                            米歇尔:有没有什么机会可以做一些尝试?中方有没有可能主动联系华盛顿,还是华盛顿应该主动联系中方?在元首层面谁应该迈出第一步?

                                            米歇尔:尼克·伯恩斯提出就全球变暖、气候变化开展合作的问题,这也许是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肯定是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如果美国不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合作能取得进展吗?

                                            观众四:大使您好!非常感谢您非常友好、富有内容的谈话。正是这样的谈话才有希望使两国重新走到一起、成为朋友,像我们长期以来希望的那样。我个人感到,中国只是正在回到几千年来作为国际社会平等成员的状态。您认为美中两国可以做哪些象征性事情,以便使我们的关系回到不久之前的状况?我们应该记住,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正是中国花费了巨额资金为全世界经济提供了支撑。您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帮助世界上两个最强大的国家扶正良好关系的大船?谢谢。

                                            崔大使:过去几个月,中美两国元首曾通过两次电话,双方工作层也保持着沟通。当然,两国的经贸团队交流更频繁些。更重要的是,两国科学家在合作。在疫情暴发初期,一些美国专家,公共卫生领域一些非常著名的教授,就去了中国,还加入了世卫组织2月派往中国的专家组。所以,我们很幸运,我们的科学家还在合作。